万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陆风雷传在线阅读 - 第48章 临检

第48章 临检

        成骏头也不回地把车门给关上,然后嘻嘻笑道:“云梦让我上来的啊,你赶我一个试试?我在前排跟司机大哥作伴,不会妨碍你们的。”

        这话让路放瞬间吃了个瘪。

        这时车缓缓地启动了,他也不好再赶人下车,只能侧头看向坐在左边的佳人。

        程云梦解释道:“大妈妈晚上要在家里设宴,请了‘龙凤呈祥’的大厨掌勺,所以让成骏和江瀚同学也一起去,大伙儿聚一聚开心一下。爸爸待会儿也会回来。”

        路放“哦”了一声,然后低头在她的侧脸亲了一下,又转向另一边的冯月如法炮制了一番,接着轻声问道:“你们想我了吗?”

        程云梦微微有些羞红了脸,轻点了一下头:“有点……”

        冯月则略显傲娇地偏了偏头,道:“也还好啦。”

        坐在前排的成骏不干了,大声抗议道:“路放,请你注意影响!这里是公共场合!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叫你不要上来的吧?你去坐小黑的电瓶车后座挺好的,非要上来找不自在。再说这是我妈单位的私家车,不是公共场合。”

        “前排坐着两个大老爷们看不到啊?你们就在后排旁若无人地卿卿我我,成何体统?”

        “受刺激了?受不了你也去找个女朋友啊!到时你和她也在我面前卿卿我我的,我一点儿也不在乎。”

        “算了,学业为重、学业为重……”

        “切——”路放不屑地冷笑了一声,“云梦不止一次想给你介绍对象,你都推掉了,真怀疑你的性取向是不是不太正常。”

        “我们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彼此都知根知底的,你这话说的就多余了。哎,好后悔啊,真不应该上这辆车的,现在想下也下不去了……”

        “那你把副驾驶的车窗降下来,我可以现在就把你送下车,保证你完好无损。”

        成骏终于回过头来冲路放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现在是元者了你了不起了呗?”

        路放冲他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全程目睹两人斗嘴的程云梦和冯月都不禁笑得花枝乱颤的。程云梦说道:“放哥哥和骏骏的关系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变,还能像以前一样相互开开玩笑,真好。”

        “只可惜不能打打闹闹咯。”路放晃了晃脑袋,说道,“谁让元者协会有规定,元者不能动手打普通人呢……”

        “我本来也不想跟你打,天天锻炼,练得跟个肌肉棒子似的。”成骏不屑地摆了摆手,又转了回去,接着问司机道:“司机大哥,有没有挡板啊?能不能把前排和后座之间隔开来,让他们在后面腻歪好了,我们眼不见心不烦。”

        司机爽朗地“哈哈”笑道:“这辆车可没那么高级呢。周董的专车倒是有这个功能。”

        后排的路放倒也是收敛了,将双手从两位女友的腰间收回,开始跟她们聊起了天。

        没过几分钟,成骏“啧”了一声,抱怨道:“前面又碰上警察临检了。最近全市主要的交通枢纽都有警察设卡检查,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

        随着他的话音刚落,司机也踩下刹车,让汽车慢慢地减速。

        程云梦说道:“我爸爸也很久没回家了,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冯月倒是隐隐猜到可能跟她失踪了十一年最近又突然出现的父亲有关系,但具体发生了什么她也不知道。

        “但这几天的新闻里都没有相关的报道。我上网也查过,在各类新闻、短视频、社交平台的手机应用上也找过,但都没有提到久周最近有发生什么大事,这只能说明消息被官方给封锁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通常有两种可能:第一,是性质比较恶劣,如果让社会大众知晓了,会造成非常不好的影响,甚至出现恐慌;第二,就是和元者有关系。”说到这里,成骏又一次回过头来看着路放,问道,“阿放,你知不知道?”

        路放很清楚这八成是在搜捕那伙连续杀害了十名元者和十三名普通人的凶手。这事将成骏推测的两种可能性都占了,他不禁在心里暗暗佩服成骏的脑子,但表面上则不动声色地回道:“我才成为元者几天啊?怎么可能知道?”

        “程叔叔就没跟你提起过?”

        路放摇摇头:“没有。他应该是觉得我还小,还是个学生,没必要知道这些事。”路放自然是不可能把事情真相告诉给他们听的。一来此事事关重大,程跃龙也嘱咐过他,让他千万保密;二来,冯月的父亲很有可能也参与其中,而且是凶手之一,即使是被人洗脑了,但如果让冯月知晓了父亲的所作所为,她肯定也会很伤心的。

        虽然路放否认得很自然,但冯月还是感觉到他十有八九是知道事情的梗概的。但既然路放不愿说,哪怕在私下里她也不会去问。她知道路放不告诉她肯定是有原因的,也许是为了她好,等时机成熟了,他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她的。

        车子终于缓缓地停下了,透过车窗可以看到前方设有三角桩和拒马,六名身着警服的警员分站在道路两侧。

        一名三十多岁的警员走到驾驶座窗边,示意司机降下车窗。

        “不好意思,临时检查。”那名警员弯下腰,伸头往车里张望了一下,发现除了司机之外车里坐着的都是十几岁的孩子,脸上严肃的神情稍稍缓和了一下。当他的视线扫到程云梦脸上时,微微愣了一下。

        程云梦认出了他,叫道:“张叔叔!”

        姓张的警员反应了几秒后,露出了一抹惊喜的笑容:“小梦?你都长这么大了?”

        “是啊,有三年多没见了。”

        “你记得真清楚。主要是你爸爸升任副署长之后就再也没有参加我们队的年会过了。”

        三年前程跃龙从久周市警署元者特警队队长晋升为副署长,队长一职由原来的副队长刘丰羽接任。元者特警队一直有在每年年尾召开年会的传统,每一位成员都可以携带亲属参加,所以从小到大,程云梦参加过很多次。虽然已经三年未参加了,但她还是能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警员。

        姓张的警员又扫了一眼车里的其他三位少年,问道:“他们都是你的同学?”

        “嗯,是的。”

        “张叔叔好。”成骏、路放和冯月热情地叫道。

        “你们好。我叫张斌,是小梦父亲的前部下。”张斌也热情地回应,不过视线不自觉地在路放的身上停下了。他自然看出了路放是一名元者。

        路放连忙自我介绍道:“张叔叔你好,我叫路放。程跃龙是我小叔。”

        “哦!我以前听程署提起过你。那你跟小梦是堂兄妹?”

        程云梦微微有些娇羞地说道:“放哥哥他是我未来的丈夫,我们从小就定了娃娃亲的。”

        张斌会心一笑,又看了看坐在路放另一侧的冯月,问道:“那这位小姑娘也是……”

        程云梦大方地点了点头。

        张斌“哈哈”一笑,冲路放比了个大拇指,说道:“小伙子,艳福不浅啊!”

        路放微微一笑,心里稍稍有些得意,接着问道:“张叔叔,你们这样设岗临检还要多久啊?”

        “等上头通知吧,应该也快了,都快一个星期了。好了,就不耽误你们了。”说完话他抬起头来,向身后的同事们示意了一下,移开拒马和三角桩放他们所乘的车子过去了。

        成骏一直盯着后视镜里渐渐远去的警员们,有些得意地说道:“连元者特警队的队员都出动了,说明和我刚刚的第二种猜测是符合的,应该是有元者在本市犯了事在逃,所以警察这几天一直设岗在搜查。”

        “待会儿晚饭时,小叔也会来,你到时问问看不就知道了?”路放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很清楚,程跃龙根本不会当众告诉他们的。他当然也很想知道案件的后续进展,不过只能等晚餐结束后,他找机会单独问程跃龙了。

        之后没有再遇到突发情况,一路通途,他们顺利地到达了白金海岸。

        江瀚与他们几乎前后脚地抵达了。小黑是第一次进到路放的家中——以前来找路放都是被门卫拦在了小区外——他先后被路放家偌大的庭院、硕大的别墅、宽敞的空间、豪华的装饰、精美的家具一次又一次地给震惊了,充分理解了什么叫认知限制了人们的想象力。

        “龙凤呈祥”的大厨团队已经到位了,开始在餐厅和厨房里忙活起来。身为全职家庭主妇的胡雪梅则在一旁负责管理和监督工作。

        直径三米的圆桌上餐具已经摆放整齐。路放瞄了一眼,奇怪地问道:“梅姨,怎么多了三副碗筷?还有其他客人要来吗?”

        胡雪梅回道:“我也不清楚啊,人数是你妈妈定的。吃饭还早,你们先在客厅休息一会儿吧。”

        路放等五位少男少女就坐到客厅沙发上,边看电视,边玩游戏打发时间。

        待冷菜上桌后,冯月的母亲萧晨和路放的母亲周凤凰先后返家了。

        “爸爸呢?”程云梦问道胡雪梅道。

        “我刚刚联系了他,他说在路上了,马上就能到了。”

        胡雪梅话音刚落,别墅的大门被推开了,程跃龙略显疲惫地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三个人。

        看清那三人的相貌后,路放和程云梦异口同声地惊呼道:“二叔?二婶?堂哥?”

        来人正是程跃龙的亲弟弟、弟媳程跃虎夫妇和他们的儿子程风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