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陆风雷传在线阅读 - 第33章 相生相克

第33章 相生相克

        “你们研究出什么可行的方法了吗?”

        朱心明有些沮丧地说道:“其实元者血脉沉睡的原因早在上个世纪就不是秘密了,只不过这个理论只在科研圈子里流传,并未公开。这几十年来各国的科学家都在寻找各种方法试图打破这层壁障,却都徒劳无功。像我们这个团队成立很多年了,研究人员换了三四批,却也没有找到一个真正可行的方法。我们之前试过研发一种可以疏通经脉的药物,但也以失败告终了。所以你现在是我们新的希望!”

        路放根据自己的猜测建议到:“你们试过用他人的元力输入到沉睡血脉者的体内,借用这股元力来打破壁障的方法吗?”

        朱心明面色凝重地点点头,道:“这个可能性我们团队十年前就提出来过,并被允许进行人体实验。但被试验者中多数人的经脉受到不可修复的损伤,甚至有一小部分成了废人。”

        听到这儿,路放背上瞬间冷汗涔涔,暗自感叹自己实在是太幸运了。

        “那后来呢?这个实验就没有再进行下去吗?”

        朱心明说道:“虽然参与实验的人有一部分是死刑犯,还有一部分是志愿者,与国家签署了生死文约,一切后果由自己承担,国家在一定程度上予以赔偿。但实验的结果显然过于不人道,所以被紧急叫停了。不过……”

        朱心明瞬间就满脸兴奋地看向路放,道:“因为你元者血脉的觉醒,让我们又看到了曙光!你在成为元者前后发生了什么我们都已经知道了,我们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确信,你的元海壁障被打破和侵入你体内的土之元力有关系。今天鲁博士就是在和中央的相关机构进行电话会议商谈关于重启这个实验的。有了你这样一个成功的案例出现之后,我们就可以通过对你的研究找出冲破元海壁障的关键因素,再经过不断的实验,必然能够找到使沉睡血脉甚至没落血脉重新觉醒成为元者的方法。在元者血脉渐渐稀薄、元者数量渐渐减少的今天,这项研究成功的重大意义将是历史性的!”

        看着朱心明越说越激动,路放不免也被感染了。身负元者血脉却无法觉醒成为元者,此中的感受路放是深有体会。既然现在有了可能找出改变这一现实的方法,路放说什么都会尽力配合的。

        朱心明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连忙缓了缓情绪,说道:“不好意思,有些激动了。不瞒你说,我加入鲁博士的团队进行这方面的研究也是存在私心的。”

        路放疑惑地问道:“小明哥,你不是元者吗?”

        朱心明眼神中划过一抹悲伤,说道:“其实我个人对能不能成为元者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因为我从小就喜欢看书,所以当科学家一直是我的梦想。而我有个亲弟弟,他不喜欢读书,就喜欢舞枪弄棒,一心想成为一名元者。可惜造化弄人,我在三岁的时候血脉觉醒了,而他直到六岁也没有觉醒,彻底失去了成为元者的可能。他无法接受这一现实,之后就自暴自弃了,和家人的关系也越来越差,中学辍学之后就一直浪荡在外,居无定所。如果可以,我多么希望我们兄弟俩的血脉能互换,可事实已经笃定,无法更改。所以我才会申请加入鲁博士的团队,专攻沉睡血脉觉醒这一方向,就是希望可以找到方法帮助我弟弟成为元者,让他重新获得生存的信心和意义,同时也希望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出现像我弟弟这样遭遇的人。”

        等他说完,静默了片刻,路放开口道:“小明哥,我很能理解你弟弟和你的感受。所以你放心吧,只要你们需要,我一定尽量配合你们!”

        “谢谢你……”朱心明的语气有些哽咽,眼中也闪烁着泪光。

        “你们两个在你侬我侬吗?”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打破了这“温情”的一幕。

        路放和朱心明循声看去,只见鲁书杰扶着眼镜微笑地看着他们,那笑容让路放瞬间感觉身上的鸡皮疙瘩满地掉。

        朱心明似乎对鲁书杰这样的笑容和语气见怪不怪了,走到近前满心期待地问道:“鲁博士,结果如何?”

        鲁书杰自信满满地说道:“当然通过了!中央的那些人听说我们这儿出了个十五岁才元者血脉觉醒的奇葩,也是觉得十分新鲜和好奇啊,同意我们可以重开借用外界的元力破开沉睡血脉元海壁障的研究。不过他们也强调,必须在我们将阶段性研究成果上报,并经他们审核通过之后才能进行真人试验。”

        “太好了!”朱心明喜形于色,道,“只要能批准重开研究,其他的都不是事儿。”

        路放则听出其中的矛盾,问道:“鲁博士,你今天发短信叫我来的时候中央还没有批准对吧?”

        “是啊。”鲁书杰一脸无所谓地说道。

        “那你为什么还把我叫过来?万一没有批准我岂不是白来了?”路放对他的过度自信有些把持不住。

        鲁书杰笑道:“有你这个千年才出一个的奇葩在,我有绝对的信心说服中央的那帮家伙通过我们的提议。就算他们不同意,我们也可以偷偷地进行,反正这种研究是绝对不会对外声张的,我们不说也不会有人知道。”

        路放听着他老是叫自己奇葩,心里暗道:你比我更奇葩。

        鲁书杰拍了拍手,催促道:“小明啊,科学研究是刻不容缓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不容浪费的,我们现在赶紧去实验室吧。”

        朱心明应了一声,非常积极地拉着路放跟在鲁书杰身后向实验室走去。

        路上,路放开口问道:“鲁博士、小明哥,我有一个疑惑你们能帮我解答一下吗?”

        “说吧。”鲁书杰头也不回地说道。

        “按理说,元者的元力侵入到普通人体内都会慢慢消散的,但为什么那天孟堡大哥的元力侵入我的体内后,在马上要消散之际突然暴走了呢?”

        路放话音刚落,鲁书杰瞬间停住了脚步,害的反应不及的朱心明和路放差点撞上他。

        “还有这种事?”鲁书杰猛然回头,一反常态,非常严肃地问道,“你不是当即被元力击昏的?”

        路放摇摇头,将当时体内发生的情况复述了一遍。

        鲁书杰和朱心明听完后都一脸疑惑和凝重。

        “不应该啊……十年前,我们用三十多个个体做了十多轮实验,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情况。”朱心明说道。

        鲁书杰沉吟了许久,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问路放道:“当时侵入你体内的元力是什么属性的?”

        “土。”

        “你觉醒的属性是风,也就是木之变异属性……”鲁书杰开始一边踱步,一边用手用力搓揉自己的下巴。大约一分钟后,他用右手用力拍打了自己的左手掌,大喊一声:“对了!果然是五行相克!我们当年的思路果然是对的!”喊完这一句,鲁书杰又开始重复刚刚的行为,不再说话。

        路放不好意思打扰他,于是轻声问朱心明道:“小明哥,什么是五行相克?”

        朱心明解释道:“众所周知,自然界中的元共有七种属性:光、暗、金、木、水、火、土。除去光暗之外,其余五种属性又被称为五行。光和暗是彼此相生相克的,而其余的五行之间也是有相生相克的关系。五行相生分别是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五行相克分别是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但相生反过来也意味着相克,而相克反过来也意味着相生……”

        这时鲁书杰突然插嘴了:“而且五行相克并不是绝对的,当被克制的一方比克制的一方强大到一定程度时还是能反克的。譬如有一股木之元力碰上了一股土之元力,按常理来说土之元力会因为五行相克的关系而被木之元力克制并消灭。但土之元力发现这股木之元力远不如自己强大,于是土之元力就克服了对木之元力的恐惧,奋起反击吞灭了木之元力。这就是为什么侵入你体内的土之元力会暴走的原因。”

        这番生动的解释,路放是听懂了,于是他小心求证道:“鲁博士,那依你的意思,当时侵入我体内的土之元力之所以会暴走,其实是为了干掉我?”

        鲁书杰伸出食指指向他,面无表情地说道:“你运气不错。”

        路放感觉背后又渗出了一波冷汗。

        “这只是一种可能性,而且可能性不足百分之十。”鲁书杰露出一副“你被骗了”的神情,继续说道,“因为从你的叙述来看,当时将土之元力打进你体内的人,他的元力技是误放的,所以侵入你体内的土之元力不会很多。而且在震伤你的脏腑过程中消耗了大半,剩下的就极其有限了。就算突然暴动,那个量也不至于能让你昏迷。所以很可能是你体内有什么东西在帮助土之元力进行增幅。从五行相生相克的角度来说,十有八九就是你自己。”

        “我自己?”路放听得是一头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