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陆风雷传在线阅读 - 第29章 女友变小姨?

第29章 女友变小姨?

        程跃龙将“没落浪潮”的梗概说完后,会场中的所有人都沉默了。他们被这段尘封了两百年的黑暗血腥的历史所震撼,心头感觉沉甸甸的。

        良久,路放才开口问道:“小叔,你说的这段历史和这两个月以来发生的案件有什么关联吗?”

        程跃龙解释道:“刚刚我说的这段历史中,你应该发现了,在‘没落浪潮’的发起者邵飞浪自首之后,各地的‘没落浪潮’却仍然没有解散,反而纷纷发起了暴动,这说明什么?”

        路放一点就通,叫道:“说明有人已经暗中夺取了‘没落浪潮’的控制权,并策划发起了之后的全面冲突。”

        “没错。”程跃龙赞许地点点头,道,“然而实际上,元者协会在镇压‘没落浪潮’的时候却并没有发现背后的操控者。这些幕后的家伙恐怕在元者协会宣布介入之时就脱身逃走,并躲了起来。”

        “你是说两百多年前策划‘没落浪潮’发起全面暴动的人和这两个月来发生的元者连续被害案有关系?”路放失声惊道。

        “这不是没有可能。两百多年前天陆各地的‘没落浪潮’几乎同一时间发起暴动,说明躲在幕后的推手人数并不少,而且是有组织的。那次的失败让他们明白了,以那些失去了元力的没落血脉的力量是没法和真正的元者相抗衡的,所以他们在这两百多年的时间找到了使没落血脉重新觉醒的方法,然后收罗没落血脉的拥有者们让他们血脉觉醒成为元者,来实现两百年前没有实现的野心。而这三起元者被杀案,或许是一场试验,看看靠他们的方法制造出来的元者是否有能力抗衡真正的元者。当然,这只是我的推测。不过就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个推测未必没有可能。”

        与会的所有人都赞同地点点头。

        孟图说道:“如果真如阿龙推测的那样,这个幕后的组织应该遍布天陆各地。刘老大,我们是不是应该让总会跟其他国家通个气?”

        刘天羽轻轻摇了摇头,道:“这只是我们的推测,在有确切的证据能够证明之前,还不宜对外宣扬。而且到现在,其他国家还没有发生类似的事件,所以他们并不会把我们的提醒放在心上的,反而会做出对我国不利的举动。我们先从普通的连环杀人案的角度入手,在全市范围内地毯式搜索凶手的行踪,通过失踪人口排查找出凶手的身份,之后再考虑下一步。”

        之后,与会众人又讨论了几个问题。刘天羽让大伙儿各司其职,加强戒备,接着宣布会议结束。他邀请众人移步餐厅共进晚餐。程跃龙和路放因为早就有约,所以和众人告了个假就离开了。走之前,研究所的鲁书杰向路放要了电话,并告诉他随时会联系他。

        坐上程跃龙的车驶离刘家府邸已经接近六点半,程跃龙打了个电话给周凤凰说他们马上就到后,紧握方向盘开始飙车。

        路放心里也一阵焦急,电话中没听出母亲语气中的情绪,所以也不清楚母亲是否能够接受冯月。

        路上,程跃龙说道:“对了,小放。刘会长说了,明天早上就让你去元者协会注册元者身份,然后办理天元学院的入学手续。我会陪你一起的。”

        “真的吗?太好了!”路飞兴奋地喊道。他本以为入学的事会推迟一段时间,想不到马上就能实现了,能不开心吗?

        程跃龙提醒道:“不过关于你十五岁才觉醒血脉的事情不许跟学校里的任何人说起。学校里也只有校长、部分教师和属于我们五大家族的学生知晓你的情况。对外的统一口径就是,你之前一直跟随父亲在国外修行,近期才回国入学读书。听明白了吗?”

        “嗯。”路放应道。编的理由很简单,但确实也比较靠谱。毕竟除了就读元者学校之外,天陆上还是有一小部分元者选择跟随长辈或者拜他人为师进行学习和修炼的。

        “至于月开中学那边,我会让云梦转达成骏那小子,明天到学校里散播你要退学随你妈妈下海经商的消息。元者协会的人也会后续跟进保证不出纰漏。”

        当两个人赶到餐厅,走进最大的包厢的时候,路放看到周凤凰双颊通红——显然是喝过酒了——搂着冯月有说有笑,简直像是亲姐妹一般。路放的心这才算是定了下来。

        包厢内的氛围很好,胡雪梅和冯月的母亲萧晨亲密无间地谈天说地,程云梦在旁不时搭几句话。每个人的脸上都展露由内而外的喜悦,没有一丝不愉快的情绪。

        “爸爸,放哥哥,你们终于来了。”看到两个人走进包厢,程云梦喜形于色地招呼道。

        路放在冯月和程云梦两人中间特意留出的空位坐下,程跃龙也坐在了妻子胡雪梅的身旁。

        周凤凰似乎才发现路放的到来,搂着冯月对着自己的儿子醉呼呼地笑道:“儿子,来,见过妈刚认的干妹妹,你的小姨。”

        路放看着冯月一副占便宜没够的笑容,额头上躺下一滴冷汗。

        冯月拍了拍路放的肩膀,略带夸张地玩笑道:“原来这就是我的小外甥啊,小伙子挺帅的嘛!”

        程云梦在一旁笑得合不拢嘴,已经顾不上淑女的矜持。

        路放一头黑线地看着满脸醉意,彼此之间称姐道妹的母亲和女朋友,无奈地说道:“妈、月月,你们是不是喝醉了?”

        周凤凰满面红光,笑道:“儿子,你可真没幽默细胞,妈妈就是和你开个玩笑嘛。你妈妈我怎么说也是在商海酒桌上沉浮了二十多年的大佬,就这么点酒怎么可能灌得醉我?”

        路放看着她面前已经空空如也的五个红酒瓶,实在分辨不出自己的母亲是在装疯还是真的醉了。

        周凤凰紧紧搂住冯月,冲路放比了个大拇指,道:“儿子,有眼光,这点随你老爸,找了我这么能干又漂亮的老婆。这个儿媳妇我很喜欢,看到她就像看到了年轻时的我。如果要不是你下手的早,你就真的只能叫她小姨了。”

        冯月在周凤凰的怀中搭腔道:“伯母,如果不是因为我和放哥哥在一起了,我真的想认你当姐姐。你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有一个十五岁孩子的妈妈,更像二十岁出头的女大学生。”

        周凤凰听后心花怒放,笑道:“月月,你太会说话了,来走一个。”

        两人一起举杯相碰,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路放感觉汗都要下来了,心里暗道:这两个人真是绝配啊。

        坐在路放另一边的程云梦给自己的父亲和路放分别盛好了一些饭菜,其中一盘递给路放,温柔地对他说道:“放哥哥,你饿了吧?快点吃饭吧。”

        路放向程云梦微笑致谢后,开始吃了起来。

        周凤凰这才松开冯月,又举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说道:“儿子啊,你找的这两个媳妇真的没话说,个顶个都是天姿国色,要是在古代放到皇帝后宫中当个贵妃也绰绰有余。云梦,大家闺秀,蕙质兰心,贤良淑德;月月,小家碧玉,钟灵毓秀,秀外慧中。一个主内,一个主外。你以后的日子那可真是赛过神仙了。”

        虽然周凤凰的话语中有着醉意,不过路放听到了心里还是美滋滋的。他问道:“这么说,妈你接受月月了?”

        “是啊,不光是接受她当我的儿媳妇,未来她还将是我万尊集团的继承人。可喜可贺,可喜可贺!”说着话,周凤凰又倒上了一杯酒,举在半空敬了一下空气,又一口气喝光了。

        路放好奇地问道:“那你们聊了些什么,让妈你这么快就接受月月了?”

        周凤凰和冯月对视了一眼,相互露出个心照不宣的笑容,笑而不语。

        路放只得把求解目光转向程云梦。

        程云梦嫣然一笑,也神秘地说道:“你自己问她们啰。”

        路放摇摇头,无奈地继续吃着面前的食物。

        没吃几口,周凤凰又对路放说道:“儿子,我打算让月月和亲家母一起搬到我们家里来住,你看怎么样?”

        路放满脸欣喜地说道:“当然好啦!我没意见!那月月你怎么说?”

        周凤凰给了冯月一个不出所料的眼神,道:“我说的吧,知子莫如母,我就知道这小子巴不得呢。”

        冯月脸上也微微一红,有些害羞了。

        另一边冯月的母亲萧晨不好意思地婉拒道:“大姐,这样不太好吧?太麻烦你们了。”

        周凤凰摆摆手,道:“唉,亲家母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们现在算是一家人了,就不要说两家话了。一家人住在一起多快乐啊?我工作忙经常不在家,小放这孩子晚上都孤零零的一个人。以后有你和月月陪他,我也就能安心了。”

        “可是……”萧晨还是有些为难。

        周凤凰正色道:“亲家母,你还担心什么?担心以后这俩孩子会黄了吗?我在这里向你保证,如果以后我儿子有什么对不起月月的地方,我就把他轰家门。打那儿以后,月月就是我唯一的孩子了。”

        路放越听越不对劲,暗自叹息自己到底是不是她亲生的啊?

        萧晨的担心不仅仅是这个,最主要的还是怕寄人篱下之后,自己的女儿今后会在路家抬不起头来。不过她转念一想,如果女儿以后真的继承了万尊房产,那这种顾虑也就不存在了。不是人心自私,只是天下当父母的都希望自己的子女生活得幸福。

        路放见萧晨仍是有顾虑,也开解道:“阿姨,以后我去元者学校上学的话就只能周末回家了,家里空荡荡的也不好。而且你和月月住进去了,云梦就能有个伴陪她一起上下学、一起聊天、一起玩,我妈妈和梅姨也能有个可以聊天的伴儿,这样多好啊?”

        胡雪梅也在一旁劝了萧晨两句。

        冯月自然是非常希望搬到路放的家里去住,不单单是因为可以和自己喜欢的男孩靠的更近一点,更多的是为了多与程云梦和周凤凰相处,为以后组建三方家庭打下基础。

        看到女儿眼中的期盼,萧晨就不再坚持,点头答应了。

        一顿晚餐,在三家人其乐融融中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