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陆风雷传在线阅读 - 第26章 五大家族

第26章 五大家族

        圣羽刘家?不就是刘丰羽叔叔的家吗?路放心里暗想,然后不解地问坐在副驾驶的管家:“你们带我来这里干嘛?”

        汽车绕着一座人工喷泉开到正门口,管家率先下了车,来到后车厢旁拉开车门,用手一引,半恭着身对路放说道:“路少爷,请下车。是二老爷让我接你到这里来的,程老爷也在等你。”

        路放这才明白程跃龙和刘丰羽在电话里说的地点不是警署,而是刘家大宅。他跳下车,环视了一下周围。

        他自认位于白金海岸的家已经够大了,但和眼前的宅子相比就像是小巫见大巫。这里与其说是别墅,更像是一座庄园。一条车马道连接着铁栅门、喷泉和豪宅,也将偌大的庭院等分。整个庄园就是左右对称的风格,不论是建筑,还是两侧的草木、装饰,皆如同镜像一般。

        未等路放做多观察,管家推开了大门,提醒道:“路少爷,各位老爷已经在等你了,请跟我来。”

        路放连忙收回目光,转身跟着管家走进了宅子。

        仔细观察宅子的内外的设计细节和材质,路放认出这是自己母亲的公司——万尊房产的作品。万尊能够在久周市一家独大,和这些元者客户关系网是密不可分的。

        路放在侍者的带领下穿过富丽堂皇的大厅,来到西侧的走廊。前行到底,在一间门板是红木雕花的房间前停住了。侍者轻敲了三下门,然后将门打开,躬身示意路放进去。

        路放走进房间内,发现这个房间布置得和一个会议室一样,中间一张硕大的类似茶几的圆形矮桌,绕着圆桌周围摆放的不是椅子,而是沙发。里一圈是五张一人座,外一圈是五张三人座的,错落摆放。里一圈的沙发上都坐着人,外一圈也零星坐着几位。看到路放走进来,他们同时将视线对准了他。

        从主位的右手第一个座位上站起一人,正是程跃龙。他微笑着走到路放身前,说道:“小放,你来了?来,过来,我帮你介绍各位叔伯。”

        路放快速扫视了一下在座的人,年纪大都在四五十岁上下,目光深邃,气度不凡,看得出都是元者中佼佼者的存在。从他们的身上路放都没有感受到元力波动,这是因为修炼到一定境界的元者能够很好地控制自身的元力内敛不外散。当然路放也不敢妄用元力去探测他们,能坐在这里的肯定都是久周市中数得上名号的人,借路放三百个胆子都不敢在他们面前造次。

        程跃龙拉着路放,右手引向坐在主位上的年纪约六十多岁的男人介绍道:“坐在上首的就是圣羽刘家的家主,久周市元者协会的会长,刘天羽。”

        路放自然听过刘天羽的大名,他可是公认的久周市最强的元者。路放连忙恭敬地打招呼道:“刘伯伯,您好。”

        刘天羽眼中闪过一丝和蔼,点头应道。

        坐在刘天羽侧后方三人位沙发上的,和他面貌有些相像的男人,就是下午从被洗脑了的冯月的父亲冯英才手中救出路放的刘丰羽。因为两人已见过,所以程跃龙也就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路放和刘丰羽相视一笑算是打过招呼了。

        和刘丰羽同坐在那张三人沙发上的还有一人,程跃龙介绍说,他是圣羽刘家的分支——尹家的家主,尹铮,也是久周市空军元者特战队的最高长官。和警察一样,在海陆空三军部队中也各有一支由元者组成的特殊战队。只不过这些特战队往往只在一些大城市或重要战略区域才配备。

        接下来程跃龙介绍坐在主位左手边第一个位子上的人:“这位是地鼎孟家的家主,久周市元者协会副会长,孟图,是你那个孟堡大哥的父亲。”

        路放先是礼貌地打了声招呼,然后看了一眼孟图身后,并没有发现孟堡的身影。

        孟图甚是热情地说道:“我昨天听我儿子说起过你。本来今天他也想来的,但学校有规定,周日下午必须返校。等你到天元学院入学之后,你们要多交流交流。”

        孟图身后就坐的二男一女分别是孟图的堂弟、表妹和侄子。

        坐在程跃龙下手位的是一位面容刚毅的中年男子,路放大致猜到了他的身份。程跃龙介绍道:“这位是烈焱容家的家主,久周市陆军元者特战队最高长官容志毅。”

        面对路放的问候,容志毅打量了一下他,说道:“你就是路侠的儿子?不错,有你父亲当年的风范。第一次见到我们,能够如此自然,毫不拘谨,就你这个年龄而言非常不错。”

        路放从容地说道:“谢谢容叔叔夸奖。在座的各位虽然大都是我的长辈,但和我小叔都同属于五大家族。五大家族同气连枝,亲如一家,那你们也是我的家人。看到家人只会感到亲切,怎么会紧张呢?”

        路放这番话,让在场与他初次见面的人对他的好感度一下子提高了不少。

        容志毅身后还坐着一对面貌十分相像的三十岁左右的男女,经程跃龙介绍是他的双胞胎外甥和外甥女。

        坐在孟图和容志毅中间的是坐在内圈里唯一的女性。按照所坐的位置来看,这位四十多岁的美妇肯定就是凌波周家的家主。果不出路放所料,程跃龙介绍道:“这位是凌波周家的家主,久周市海军元者部队最高长官周淼淼。”

        周淼淼神色锐利地细细打量了路放一番,就冷冷地将视线移到了别处。都说水之凌波族要么柔情似水,要么冷冽如冰,看来眼前的周家家主属于后者。

        她身后还坐着一位年纪相仿的男人,是入赘周家的周淼淼的丈夫,叫何芒,金之锋砺族。

        介绍完其他四大家族的家主及成员之后,程跃龙又向路放介绍了陪坐在末席的一位戴着眼镜的四十岁左右的男子,他是久周市元者研究所的副所长鲁书杰,并不属于五大家族。听到他的身份,路放明白了他能出席五大家族会议的原因,八成是因为自己身上发生的事。

        介绍完所有人后,程跃龙让路放坐到自己身后的沙发上。那里早已有两人就座,都是路放认识的人。

        年纪稍长的一位是程跃龙的亲弟弟程跃虎。程跃龙虽说是青岚程家的家主,但因为警署的事务繁忙,所以家族的大小事宜都由他弟弟打理。这也是为什么程跃龙一家三口和路放他们家毗邻而居,而不是和家族成员们一起生活。

        另一位年仅二十多岁,是程跃虎的儿子程风卓,也就是程云梦的堂哥。因为程云梦是沉睡血脉的关系,所以程家早已视程风卓为家主继承人,这也是程跃龙放权给弟弟来主理家族事务的原因之一。

        路放从小就和程家的人熟识,跟着程云梦喊程跃虎为二叔,喊程风卓为堂哥。他很自然地在两人身边坐下,稍稍寒暄了几句。程跃虎父子也为他成为元者的事送上祝词。

        程跃龙清了清嗓子,开口了:“既然人都来齐了,那就开始此次的五大家族会议吧。小放你是第一次参加。不过五大家族之间就像你刚刚说的一样,同气连枝,亲如一家。所以你不用紧张,别人问什么你就如实回答,你有什么疑问和意见也可以提出来。今天的会议要商议两件事,都与我有关系,所以今天的会议由我主持。”

        就坐主位的刘天羽点了一下头,然后和孟图对了一下眼神,道:“今天白天,我与阿图就这两件事召集协会高层开过紧急会议了,并且有了大致的决议。你们先听小龙一一介绍两件事的具体情况,我再作说明。”

        程跃龙开始娓娓道来:“想必在座的各位也都知道了两个月前和三周前先后在风来市和哲州市发生的多名元者被杀案,我就不多赘述了。昨天下午,我市也发生了类似的案件,在月开中学附近又有三名元者被害。”

        听到这儿,在座的有一半的人神色一变,显然是刚刚才得知这个重磅消息。

        “被杀的都是谁?”容志毅问道,语气中带着难以掩饰的愤怒。

        “三名死者为王东阳、陈速、詹文博。前两位是火之烈焱族,后一位是土之地鼎族。他们是生意上的伙伴,每周六下午惯例都会在月开中学附近王东阳的家中喝茶聊天。”

        容志毅脸上闪现一抹哀伤和杀气,显然其中有他认识的人。

        程跃龙继续说:“三起案件,已经造成十名元者死亡,还有十三位普通人受牵连。昨天的事件发生后,我们就第一时间对外封锁了消息,并通过刘老大上报给了位于天京的元者总会。现在元者总会和中央政府都对此事非常重视,已经下达了进入一级备战状态的通知,并不日会派专人前来协助我们追查凶手。我们五大家族作为久周市元者界的龙头,自然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我们五家今天聚在这里召开家族会议,我会将警方掌握的线索和情报分享给你们,希望大家群策群力,争取早日抓住那些凶手。”

        周淼淼沉吟了片刻后,问道:“龙哥,既然你这么着急地召集我们五大家族的家主,是不是说明你手上已经有了确切的线索和情报了?”

        程跃龙点点头,说道:“我们在三起案件的案发现场所获得的线索都是差不多的,不过就在刚刚我们获悉了一个重要的情报。而情报的来源就与坐在我身后的路放有关系。”

        这时,房间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路放身上,使得他瞬间后背冷汗涔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