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陆风雷传在线阅读 - 第25章 冯月父亲离去的真相

第25章 冯月父亲离去的真相

        冯月一脸惊呆,问道:“妈,到底是怎么回事?爸爸当年离开我们到底是什么原因啊?”

        路放和程云梦也被刚刚那句话震惊得回不过神来。冯月曾说她从邻居口中得知父亲是在她四岁的时候和其他女人私奔了,看来事实并非如此,里面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隐情,还牵涉到了元者这一层面。

        冯母叹了一口气,抚摸着冯月的头,说道:“月月,你也长大了,看来这些事情是该告诉你了。在你四岁的时候,有一天,一个女人找到了我们家。她长得很漂亮,或许应该说长得有些妖媚。她见到你父亲之后,告诉了他一个秘密。原来冯家原先是一个非常兴旺的元者家族,但在几百年前,冯家的元者血脉没落,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血脉觉醒成为元者的人。冯家也就此衰落,原来的大家族分崩离析,渐渐变为一脉单传。而你父亲就是已经没落的冯家的后代,他还有你,体内都有着元者的血脉。”

        路放心里已有准备,而冯月和程云梦则一时没能从这一连串的爆炸消息中反应过来。

        “我、我有元者的血脉?”冯月目瞪口呆地说道。

        程云梦说道:“这么说,冯月姐姐和我们都是一样的?”

        “你们都是元者?”冯母问道。

        程云梦指了指路放,道:“放哥哥是,我不是。我父亲是元者,但我的血脉没能觉醒。”

        冯母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女儿结交的朋友是有多了不得。不过她也隐隐看出女儿和路放、程云梦之间的关系。

        冯月则急不可耐地嚷了起来:“妈,这都不重要。你快继续说啊,老爸后来怎么样了?”

        冯母继续说道:“那个女人告诉了你父亲实情之后,就说有办法能够使你父亲体内的没落血脉得以觉醒,帮你父亲成为一名元者。不过条件是你父亲必须跟她走,十八年后才能获得自由回到我们身边。”

        “爸爸他同意了?”这个理由显然比和别的女人私奔更容易让人接受,冯月对父亲积压了十余年的恨意消散了许多。毕竟路放可以为了成为元者坚持不懈九年之久,那父亲因为同样的理由离家十八年也不是不可理解的。

        冯母摇了摇头,说道:“你父亲并没有同意。他说自己家族以往的辉煌都是过去了,现在他作为一个普通人,有妻女陪在身旁就是幸福,不再奢求成为一名元者。”

        听到这儿,冯月的眼泪禁不住夺眶而出。此刻,她的心里只有深深的悔恨。她直到今天才明白自己这么多年都误解了父亲。

        路放忍不住问道:“阿姨,那为什么叔叔还是离开了呢?”

        “唉……”冯母叹了一口气,语气中掩藏不住无奈和悲伤,“那女人一听我丈夫没有答应,立马就翻脸了。她的左手闪现一道紫光,接着家里的桌子一下子就成了木屑了。”

        “是紫灵族元者,而且实力很恐怖。”路放神色凝重地插了一句。

        “之后那个女人说,我现在要杀死你们一家三口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但我念你体内有着暗之元者血脉才不忍心杀你。如果你不同意,那么你的老婆孩子下一秒就会变成尸体了。”冯母说着说着,身体微微颤抖了起来。

        冯月泪眼婆娑地看着母亲,说道:“这么说,爸爸是为了保护我们,才跟那个女人走的?”

        冯母黯然地点点头,道:“没错,你爸爸为了我们不得不答应那个女人的要求,跟她走了。他们走的时候,恰巧被邻居们看到了,所以才会认为你爸爸抛下了我们和别的女人私奔了。因为那个女人威胁过我不能告诉把今天的事告诉别人,所以我也没办法向其他人说明你父亲离去的真相。你那时还小,我也一直没有告诉你,所以你才会听信邻居们说的话,以为你爸爸是个无情无义的人。其实,月月,你爸爸是因为爱我们才这么做的,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父亲。”

        冯月哭得梨花带雨的,连连点头道:“我知道,我知道……这么多年我都错怪爸爸了,错怪他了……”

        冯母将冯月搂在怀中,不住地轻抚着她的长发,然后抬头看着同样眼含伤感的路放和程云梦,说道:“当初那个女人带走我丈夫时说了十八年后才能还他自由。现在才过去十一年,还有七年才对,他不可能回来的。会不会是你们看错了?”

        路放说道:“月月只是在人群中偶然间看到的,并不能确定。后来我追了上去,倒是看清了他的脸。毕竟我没有见过叔叔的样子,所以我们才会来问阿姨你有没有照片可以帮我们确认一下。不过他的元力是暗属性的,和那个女人说的暗之元者血脉相吻合。”

        冯母指了指床对面的柜子,说道:“我丈夫的照片就在那个柜子往上数下来第三个抽屉里,是一张老照片了,可能不太好辨认。”

        因为是母女二人生活的居所,路放不方便翻找,于是程云梦就主动走到柜子那边,从第三个抽屉里取出了一张照片。

        看到照片,程云梦惊叹道:“阿姨,你年轻的时候好漂亮啊!”

        冯母脸上微微一红,道:“都是十多年前的老照片了。现在人变老了,一点都不好看了。”

        程云梦将照片拿到路放跟前,说道:“放哥哥,你看,中间被阿姨抱着的小婴儿应该就是冯月姐姐了,好可爱。”

        路放取过照片,背面写着一行字:“冯英才和爱妻萧晨及爱女冯月,摄于四四二三年九月。”从时间上来看,这张照片是在冯月大约一周岁时拍摄的。

        翻过照片,还是小婴儿的冯月被妈妈萧晨抱在怀中。那时的萧晨相当漂亮,和现在的她简直判若两人。当路放把目光移到冯英才的相貌上时,脱口而出道:“是他,今天我们碰到的那个人的确是月月的父亲。”

        听到这话,冯月立刻离开了母亲的怀抱,站起身来。虽然双目微红,但脸上露出了一抹惊喜的神采,道:“这么说,爸爸真的回来了?”

        萧晨有些担忧地说道:“当初那个女人说是十八年,时间还远远未到啊……”

        “说不定她突然改变主意,提前让老爸回来了呢?”冯月满心期待地说道。

        “那你爸爸应该早就回家来了,怎么会到现在还没跟我们相见呢?”

        “我们不是搬家了吗?爸爸肯定还在找我们……”冯月情绪渐渐有些失控了。

        路放上前说道:“月月,你冷静一点。恐怕你爸爸还被那个女人给控制着。还记得路上我跟你说的吗?你爸爸像被人洗脑了一样,根本听不进别人说的话,连在我说出你的名字时,他都没有任何反应。如果他十一年前为了保护你和阿姨被迫跟那个女人走了,那他肯定还是爱你的,不可能听到你的名字却没有任何表情变化的。”

        “那为什么爸爸会出现在这座城市里呢?”冯月心有不甘地问道。

        “应该是个偶然吧。”路放不得不戳破冯月的盼望,理智地说道,“可能那个操纵他的人在这个城市里有什么事情要做,所以他也跟着到了这里。”

        “那是什么事情?”萧晨和冯月异口同声地问道。

        路放当然不能把两个月来十名元者被杀的事情告诉她们,只能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但估计不会是什么好事。那个女人应该是有组织的。那个组织拥有能够使没落血脉重新觉醒的能力,却并没有在世界上公开,说明他们不会是什么正派的人物。他们手中应该还有很多像冯叔叔这样的人,而他们用类似洗脑的方式对他们进行操纵,说明做的事情是见不得光的。他们可能在酝酿着什么阴谋。”

        听完路放这一番分析,在场的其他三个女人都忧心忡忡。冯月不禁问道:“那怎么办?怎么才能把爸爸救出来?”

        路放长呼一口气,道:“这不是我们能够解决的事情了。我现在就马上把所有的情况告知元者特警队,也许只有他们才有能力解决。”

        三个女人面面相觑,也只能无奈点头。

        路放走出房间,连忙拨通了刘丰羽的电话。

        电话接通,刘丰羽沉稳的声音响了起来:“喂,小放,怎么了?”

        路放连忙说道:“刘叔叔,我看到照片了,确定那个男人就是冯月的父亲。他叫冯英才。”

        “真的吗?那太好了。”刘丰羽的语气中微微透露出一丝兴奋。

        “我还知道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但路放还没说完,电话那头换人了,另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喂,小放吗?”

        “小叔?”认出了声音所属的路放惊问道,“你怎么……”

        程跃龙没等他说完,直接地问道:“你现在在哪儿?”

        “在月月家里。”

        “你到你们学校门口去,一会儿我派人去接你。”

        “去哪儿?警署吗?”路放有些莫名其妙。

        “别多问,你来了就知道了。云梦还有冯月和你在一起吧?”

        “在的。”

        “今晚我们可能要晚点才能去聚餐了,你让她们两个先过去吧。就这样,先挂了。”

        路放只能应道:“好。”

        挂了电话,路放走回屋内向她们进行了说明,并对萧晨解释道:“阿姨,原谅我在这不合时宜的情形下告诉你实情,其实,月月已经答应做我的女朋友了。”

        萧晨并没有很吃惊,微微颔首道:“我早已经看出来了。那你身边的这位姑娘也是……”

        路放点点头,承认道:“是,因为我是一位元者,所以可以拥有多名伴侣。但阿姨,请您放心,我这一辈子都会对月月好的,不会让她受任何委屈。”

        “小伙子……”

        “阿姨,我叫路放。”

        “路放,阿姨相信你说的话。刚刚月月也和我说了,你能够为了月月的父亲做这些事,甚至不惜冒着生命危险,说明你是真心待她好的。阿姨没什么本事,这十多年来让月月吃了不少苦。往后,还请你好好照顾她,不要再让她受苦了。”

        “谢谢你,阿姨。那晚上你和月月、云梦她们一起去吃饭吧?我妈妈和云梦的妈妈也在,你们可以相互认识一下。”

        萧晨本想拒绝,但考虑到万一自己的女儿被未来的婆婆或云梦的母亲刁难却没人相帮,于是点头答应了。

        交代完一切,路放向三人道了别,向月开中学的方向走去。

        刚到大门口,一辆轿车停在了路放跟前。副驾驶的车门打开,一位类似管家一样的中年人下了车,恭敬地问道:“请问,是路放少爷吗?”

        路放微微一愣,搞不清楚这是什么配置,只能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那人走到后车厢旁打开了车门,伸手一引,说道:“请上车吧,刘老爷和程老爷在等你。”

        路放乖乖上了车。

        车子并没有驶向久周市警署,而是渐渐远离市中心,最后开进了一所大宅子的庭院中。

        路放从来没有来过这个地方,边观察环境边问道:“这是哪儿啊?”

        坐在副驾驶的人淡淡说道:“这里是圣羽刘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