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陆风雷传在线阅读 - 第23章 致命的跟踪

第23章 致命的跟踪

        “不可能!”冯月惊呼道,“你一定是搞错了,我爸爸怎么可能是元者?”

        路放很肯定地说道:“不会错的,我能够感受到他身体周围轻微的元力波动。只有元者才会存在这种波动。”

        “怎么会……”冯月还是觉得难以置信。

        “月月,你说你父亲是普通人无疑,但那个人是个元者。说明他并不是你的父亲。”

        冯月猛烈地摇摇头,道:“我刚才清楚地看到了他的脸,我很确信他真的就是我父亲。”

        路放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一切了。

        程云梦猜测道:“会不会冯月姐姐的爸爸和放哥哥你一样,身体里有元者沉睡血脉,而在离开冯月姐姐的这么多年里,突然就血脉觉醒成为元者了呢?”

        路放否定道:“只要是元者血脉的传承者,无论体内的血脉能否觉醒,都会被元者协会的档案库记录在案。每一个拥有元者血脉的孩子在六岁生日当天就要接受元者体质检测,已经血脉觉醒的就可以注册登记成为元者;而未觉醒的基本就不可能成为元者,体内的血脉就会被划分为沉睡血脉,成为普通人。云梦,这件事你我都经历过,你还记得吗?”

        程云梦仔细回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路放转而看向了冯月。冯月则摇摇头,道:“我没有接受过这种体测。”

        “那就说明你父亲真的只是个普通人,没有任何可能成为元者。”

        “可那个人真的是我父亲。”冯月还是很肯定地说道。

        路放看着她坚定的目光,心头一软,道:“好吧。那我追上去帮你问一问他,如果他真的是你父亲,我就带他来见你。”

        冯月往前跨了一步,说道:“我和你一起去。”

        路放严词拒绝道:“绝对不行!对方是元者,而且身份并不明了。我也是昨天才成为元者,在实力上和对方有不小的差距。一旦有危险,自保或许还可以,但没办法顾及到你。”

        冯月还是坚持道:“没事。我只是普通人,又是他的女儿,再怎么样他都不会对我动手的对不对?”

        “现在他的身份还未确定啊。况且看他的样子,应该是急着去见什么人,如果他要见的人也是元者怎么办?所以你还是和云梦待在这里等我回来吧。”路放的语气中暗含不容拒绝的意味。虽然元者协会规定了元者不能对普通人出手,但昨天路放从程跃龙口中得知了久周市内有一小撮身份不明的元者在活动,那些人以暗杀元者为目的,出手狠辣无情,管你是元者还是普通人都照杀不误。所以在确定那人的身份是敌是友之前,他绝对不会让冯月跟着去冒险的。

        见路放的态度如此坚决,冯月无奈,只好妥协了:“好吧,那你自己小心一点。”

        “嗯。”路放轻轻地摸了摸她的脸,说道,“那我走了。”

        程云梦也关心地嘱咐道:“放哥哥,注意安全。”

        路放也摸了摸她的脸,给她一个放心的笑容,转身融入了周围的人群,向着那个人离去的方向追了上去。

        路放集中全部注意力感受着疑似冯月的父亲残留在空气中细微的元力波动,顺着痕迹一路快步追赶。他仰仗健硕的身躯,挤开人群快速前行,引来许多抱怨和谩骂。

        终于,在一个巷子口路放发现了那名元者的身影。身着一身黑衣,行如鬼魅,周围的一切仿佛和他格格不入。一个闪身,钻进了旁边的巷子中。

        路放稍稍顿足片刻,心里做好随时会遇到危险的准备,跟了进去。

        进到巷子中,身后大街人潮喧嚣的浮华一下子被隔离开来。巷子里阴暗寂静,连空气都仿佛变冷了。

        巷子不长,一眼能望到尽头。路放并没有发现那个人的踪影,不过残留在空气中的元力波动告诉路放他在前面左拐了。

        路放脚步尽量轻地迅速来到拐角,背靠着墙壁稍稍向外探出头去,看到那道人影在前方闪进了右侧的拐角,连忙又追了上去。

        路放尾随着那道人影在巷子中左拐右拐,心下不由得狐疑:对方到底要干什么?

        当对方又转过一个拐角后,路放赶上去靠在拐角的墙边向里望去时,发现前面是一个空无一人的死胡同,而那道人影却不见了。

        路放不由得惊呆了,他刚刚明明看到那个人走进了这里,而且还能感觉到空气中残留的属于那人的元力波动,但就是那么一转眼的功夫人却不见了。

        惊疑了几秒,他干脆走到了死胡同尽头的墙边,上下打量观察着。两边都是五六层高的楼房,尽头的墙壁也有三层楼这么高,一般的元者是不可能跳得过去的,除非有什么暗门。

        然而,就在这时,只听身后有了动静。路放不由一惊,转身看去,只见那道人影出乎意料地出现在死胡同的出口,堵住了他的退路。

        路放这才明白对方其实已经发现他在跟踪了,所以才故意在巷子里弯来弯去,为的是把自己引到这个地方瓮中捉鳖。

        那个人双目呈现诡异的紫色,冷漠地看着路放,默然不语。从他的身上,一股强烈的元力波动正在慢慢扩散开来。

        路放暂时压下心头的慌乱,开始细细打量了一下那个人。四十多岁的年纪,眉眼间和冯月有些神似,心下暗道:这人或许真的是月月的父亲。

        路放感受到了对方身上的敌意。毕竟发现身后突然有个人无缘无故地跟着自己,还是个元者,是个人都会产生敌意的。

        路放连忙开口想确认一下对方的身份:“叔叔你好,请问,你是不是有个女儿叫做冯月?”如果对方真是冯月的父亲,那么路放说出他女儿的名字,就可以打消对方的敌意了。

        但那人的脸上神情僵硬,双目依旧冷漠,并没有出现一丝波动。而他身上的元力波动越来越强烈,似乎随时都会对路放动手。

        路放知道,如果对方真要动手对付自己,自己必然是凶多吉少。而且对方把自己的后路都堵死了,想要跑都跑不掉。他连忙继续解释道:“我不是什么奇怪的人,我是冯月的朋友。刚刚冯月在人群中看到了你,说你可能是她失散多年的父亲。所以我是为了确认一下才会跟踪你的。如果你是冯月的父亲,那我带你去见你的女儿吧,她很想和你再见一面;如果你不是冯月的父亲,那我回去和冯月说一下,是她认错人了。我跟着你真的没什么恶意,请你不要误会。”

        而对方似乎对路放的话充耳不闻,身上的元力波动一点都没有消减的迹象。

        路放这才发现这个男人的眼神是因为空洞才显得冷漠,仿佛没有理智一般。而他的身上的元力波动中也带着腾腾的杀气。

        路放一个激灵,突然意识到自己面对的可能是最糟糕的情况。因为面前的这个男人或许和两个月前、三星期前以及昨天的那三起多名元者被杀害的案件有关。一想到这个,路放感觉背上冷汗直流,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如果这个男人真是这三起案件的凶手之一,而且两人还身处在这么一个四下无人、寂静逼仄的小巷里,路放真的是天堂有路不去走,地狱无门自来投。更何况程跃龙也说过了,这群元者凶手至少有六个人,就意味着附近很有可能还有这个男人的同伙,那样的话,路放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不过束手待毙并不是路放的性子,为了存活,路放还是决定放手一搏。于是他摆开架势,调动全身上下的元力,蓄势待发。

        就在路放刚刚做好准备之时,那个男人出手了。只见他右手成刀由下而上直直一挥,一道暗紫色的月牙朝着路放直飞过来。

        “暗之紫灵族!”见到这招元力技的颜色,路放不由得惊呼出声。元者七族中,光、暗两族元者的个体实力与其他五族相比更为强大,同时因为人数少也最为罕见,基本每一百名元者里才能见到一两位。而这个疑似冯月父亲的人居然是暗之紫灵族的,这不得不让路放惊讶不已。

        紫色月牙飞行的速度非常快,路放来不及调动元力做出反应,只能凭本能迅速向旁边一躲。月牙从他的身边将将擦过,击在了他身后的墙壁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刻痕。

        路放不由得咋舌。这道元力光弧的威力远比昨天孟堡使出的元力弹要大得多。就这简单的一手,路放明白自己与对方的实力差得不止一星半点,一股莫名的恐惧爬上了他的心头。

        然而,还不等他细细咀嚼恐惧的滋味时,元力光弧接二连三地向他飞来,几乎封住了他所有的躲闪路线。路放不敢怠慢,双手同时收到腰间,然后用力向前拍出——这一招,路放给它取名为“排风掌”——从双掌外放的风之元力凝聚的气墙迎上暗之元力光弧,一连串清脆的爆响,元力光弧一一消失了。

        正当路放庆幸躲过这一连串攻击的时候,那人已经如鬼魅般逼近路放。他的右手成爪,暗紫色元力在他手上猛然闪耀,直直向着路放的胸口横挥而来。

        路放来不及做出应对,只好将双手交叉挡在胸前,淡青色的气流环绕在了双臂上。

        但这一挡相比对方的攻势显然是不够看的,路放的双臂被击开,胸口空门大开。而对方的另一只手趁虚而上,被暗紫色元力包裹的拳头直击路放的胸口。

        路放无法躲闪,胸口被重重一击,整个人不由得倒飞出去。好在被对方的拳头快要击中的时候路放调动了体内部分元力集中在了胸口,起到了一定的保护作用,才不至于在这一击中受太重的伤。不过肺腑还是受到了震荡,一口淤血从胸腔窜到了路放的口中,接着被喷了出来。

        路放摔飞倒地,一时难以起身。对方却毫不留情,趁势逼近,元力爪向着路放的头部直直抓下,欲置路放于死地。

        路放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死神的魔爪向自己的脑袋袭来,内心被一阵无力感和对死亡的恐惧彻底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