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陆风雷传在线阅读 - 第20章 接连被害的元者

第20章 接连被害的元者

        视线越过呼啸而来的元力弹,路放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以及他脸上满含的怒意。

        如果看到自己未来的女婿和另外一个漂亮的女孩在马路上勾肩搭背、卿卿我我地走在一起,想必是个老丈人都会发脾气的。

        冯月还在奇怪路放为啥突然转向后方,当她侧过头看到渐渐逼近的元力弹,已经花容失色。虽然她今天已经见识过了孟堡的元力弹,但这颗的个头可不是那些可以比拟的。

        路放并没有慌张,左手揽住冯月的腰,右手成掌猛力前推,手上一道绿光闪现,施放出一道无形的气墙迎了上去。

        因为刚刚和孟堡一战,路放体内耗尽的元力并没有全部恢复,所以气墙威力就差强人意,不过也足够了。当气墙和元力弹撞击在一起时,伴随着一声轻微的爆破声,双双消失了。

        程跃龙惊疑了一声,脸上的怒容消失了。

        “小叔。”路放开口叫道。他自然知道程跃龙为什么会突然袭击他,所以心中并不恼怒。

        冯月本来想开口责问对面的中年人为什么突然对他们发动袭击,但听到路放叫出“小叔”这个称呼的时候,立马就把快要脱口而出的话语咽了回去。

        程跃龙收回架势,走到他们面前,满脸惊讶地问道:“小放,刚刚那道气墙是你的杰作?这是元力技吧?你、你是元者了?”

        路放点点头,脸上露出抑制不住激动的神情。成为元者之后,他第一个想告知的就是这位亲如父亲的小叔。

        程跃龙脸上也爬上了欣喜,他伸手搭在了路放的头顶,感受着他体内元力的情况。

        亲自验证路放已成为元者的事实,程跃龙欣慰地点点头:“果然和你父亲一样是木属性,不,木属性的变异风属性。真是虎父无犬子啊!就是元力薄弱了一点,没事,刚刚成为元者,以后努力修炼就好了。”

        路放解释道:“小叔,主要刚刚我和一名元者切磋了一下,元力耗尽还没回复过来呢。”

        “你刚成为元者就和人动手了?”程跃龙担心地说道,“对方是谁?你现在感觉有没有什么不适的地方?”

        “是地鼎孟家的孟堡孟大哥,就是切磋一下,没有受伤。”

        “那就好。”程跃龙安心了,继续问道,“你怎么会和他交手的?而且你是怎么成为元者的?按常理来说十五岁元者血脉觉醒几乎不可能的,你快具体和我说一说。”

        “其实也是个巧合……”路放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程跃龙听后,愤愤说道:“找个机会我一定要和孟家的那个老家伙说道说道,让他好好管教管教自己的儿子。都十九快二十岁的成年人了,还一点都不懂元者的规矩。”

        路放连忙替孟堡开解道:“小叔,你也别怪孟大哥。如果不是他,或许我这辈子都可能成不了元者了。”

        “在你身上发生的事情有些真的太奇怪了,譬如为何孟堡打入你体内的土之元力为何不消散反而越聚越多并开始暴走,还有为何你和常人不同全身任何部位都可以元力外放。这都是我从来没有听闻过的,或许和你的体质有很大关系。这样,我在元者研究所有个朋友,有时间我带你去一趟,让他给你检查一下,或许可以解释你身上所发生的事情。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向元者协会和其他四大家族汇报你的情况,这将对元者世界造成极大的震动……”

        路放说道:“孟堡大哥也说过要将我身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他父亲,现在他父亲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嗯,保险起见待会儿我也和元者协会联系一下,你的事情还是要暂时保密的,等协会那边商议之后再说。武馆那边……”

        路放抢话道:“孟堡大哥已经提醒过在场的人了,相信他们都不会说出去的。”

        “嗯,这小子倒还是知道轻重的。”程跃龙将目光转到了被他们晾在了一旁,一直站着不言不语的冯月,问路放道:“这个女孩……”

        路放拉过冯月,解释道:“她叫冯月,是我新交的女朋友。对不起,小叔,我……”

        程跃龙摆了摆手,道:“你不用解释了,她就是那个在你昏迷时为你担忧为你痛哭,还为你要和孟堡拼命的女孩吧?这样的好女孩你确实要好好珍惜她。你现在也是元者了,客观上我也无权干预你们。作为长辈,我尊重你的选择,不过作为云梦的父亲,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平等地对待她们两个人,可不能厚此薄彼。”

        路放和冯月对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欢欣的笑容。

        路放拍拍胸脯保证道:“小叔,您放心,她们都是我爱的人,我不会让她们任何一个人受一点委屈的。”

        程跃龙满意地点点头,说道:“我相信你。不过云梦那边你要好好和她解释一下,她能不能同意就看你的本事了。别指望我会帮你说话。”

        路放点点头。

        “对了,小叔,你怎么会在这里?”路放问道。

        “这附近出了点事,刚刚处理完,打算开车回署里,正巧看到你们,所以就……”程跃龙指了指停在路边的车子,说道,“既然碰到你了,那我们干脆就一起回家吧?”

        “好。不过月月的家就在前面,我先把她送到家。”

        程跃龙点头同意道:“好,我在这里等你。”

        将冯月送回了家,约定好了晚点电话联系之后,路放走回程跃龙所在的地方,跳上了他的车子。

        程跃龙发动了汽车,对路放说道:“小放,你现在是一名元者了,虽然已经十五岁了,但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去元者学校读书。”

        路放附和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等元者协会那边对你的情况有个定论之后,我下周抽点时间带你去注册登记一下元者的身份信息,再带你去办理元者学校的入学手续,还有你现在所在学校的退学手续。”

        “好的,小叔。”路放兴高采烈地说道。就读元者学校一直以来都是路放的梦想,只不过在适龄的时候路放还够不成进入元者学校的最基本条件,只能和普通的孩子一样上普通的学校。如今十五岁“高龄”的他终于拥有了就读元者学校的资格,这种情况不亚于一位年逾花甲的老者终于圆了自己的大学梦一般,内心的激动是难以言表的。

        程跃龙继续说道:“元者学校是寄宿制的,且管理严格,所以除了周末你平时无故是不能返家的。不过学校里的宿舍条件还是不错的。”

        路放点点头,道:“这我知道。”

        程跃龙也就不多说了,毕竟还不知道元者协会那边对路放这种特例会是什么态度、会有什么对策,很多情况一时也说不清楚。

        这回轮到路放主动开口了:“小叔,刚刚学校附近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和你之前在忙的案子有关系啊?”

        程跃龙面色凝重地点点头,说道:“小放,你也是元者了,这些事或许让你知道并没有坏处。”

        路放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严重性,略显紧张地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两个月前,久周市西北部的小城风来市发生了一起特大杀人案,被杀害的总共有四名元者和十三个普通人。”

        “元者?”路放惊呼道。

        “对,元者。他们是退休后在风来市安度晚年的,因为关系很亲密,所以居住在同一个小院内。然而就在一夜之间,包括他们四人,还有他们的十三名非元者亲属全部被杀害了。”程跃龙沉声说道。

        “怎么会……”路放有点不敢相信。

        程跃龙继续说道:“根据现场收集到的证据分析,应该是一帮元者团伙作案,人数不会少于六个人。因为涉及到元者,而且遇害人数众多,兹事体大,消息很快被风来市政府封锁了。同时,风来市的警方和元者协会向我们久周市警署请求支援。经过调查发现那四名元者生前的为人都很不错,并没有树敌,所以仇杀的可能性基本排除了。而元者向来都不用担心经济问题,因此为财杀人也说不通。所以我们推测,动机很可能就是为了杀死元者,这是一起针对元者的无差别杀人事件。

        “当然这是当时我们提出的最有可能的假设。结果三周前,我们的假设被进一步证实了。久周市南部的哲州市,又有三位元者遭到杀害。被害的是一名早年在元者协会工作后来辞职下海开公司的元者,还有他的两名元者保镖。现场的情况和上一起案件非常相似,八成是同一个团伙所为。

        “而今天下午,就在月开中学附近,又有三名元者被杀死在一个不起眼的弄堂里。可以肯定的是,动手的还是前两起案子的那拨人。这就说明在久周市范围内,有一群身份不明的元者在暗中活动,伺机杀害其他元者。因为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针对元者的大规模暗杀,为了不引起普通民众的恐慌,我们决定全方位封锁消息,仅有少部分涉及此事的元者和政府有关部门的负责人知道。

        “小放,我和你说这些就是希望你多加注意,小心防范。成为元者并不意味着高枕无忧,这其中的危险恐怕比你作为普通人时还要多的多。这件事我说你听,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