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陆风雷传在线阅读 - 第10章 元者领域的案件

第10章 元者领域的案件

        路放和程云梦都是出生于天历4422年,到今年都是十五岁。不过路放比程云梦早出生了两个月,所以打小程云梦就称呼路放为放哥哥。上学之后,为了避嫌,在其他人面前他们都以全名称呼彼此,也不表现得过于熟稔,不过私底下仍延续从小叫到大的称呼。虽然现在成骏也在一旁,不过他同路放和程云梦也算是一起从小玩到大的,不算外人,所以程云梦在他面前仍称呼路放为放哥哥。

        因为成骏的叛变,今天的事情被程云梦知道了,路放心里有亏,所以有些惴惴不安地回道:“嗯,我回来了。吃饭了是吧?我快饿死了。”

        程云梦脸上仍挂着甜甜的笑容,将手中端着的盛着红烧鱼的盘子放在了桌子上,说道:“那快入座吧,我去盛饭。”

        程跃龙已经提前坐在了主位上,看着一桌子丰盛的菜肴食指大动地搓了搓手,一边闻着香气,一边说道:“哎呀,这段时间天天吃食堂,好不容易回次家,还是家里的饭菜香啊!”

        这时,程云梦的母亲胡雪梅也用厚厚的隔热手套端着一大盆汤从厨房走了出来,招呼道:“来来来,菜上齐了,大家快点来吃饭吧!小骏,你也快入座啦!”

        成骏应了一声,拉着路放在程跃龙的右手边坐下。

        程云梦和胡雪梅从厨房端出五碗米饭,一一搁在每个人的面前,然后她们在路放和成骏的对面座位坐下了。

        因为母亲忙于公司的工作和应酬,所以路放几乎每天都是和程家三口一起吃晚饭的。今晚的饭菜略显丰盛,或许是因为程跃龙有段时间没有回家吃饭以及成骏也留下来吃晚饭的原因吧。

        路放腹中饥饿,撩起沾满酱汁的排骨拌到饭里,扒了几口垫了个底。肚子有底之后,他问胡雪梅道:“梅姨,我妈今晚也不来吗?”

        胡雪梅热情地给成骏夹了一块排骨,一边说道:“你妈妈说今晚有应酬,不能来吃了。”周凤凰晚上没有其他事情的时候多数也是在程家吃晚饭的,偶尔会和路放单独或邀上程家三口一起去下馆子。

        路放对此也习以为常了,拿起调羹舀了一口汤喝。

        这时,坐在他对面的程云梦微笑着说道:“放哥哥,这周六陪我去看电影好吗?成骏你要不要也一起去?”

        成骏连忙摆摆手:“我就不去了,我才不当电灯泡呢。”

        “没事啊,我还有一个朋友也会一起去的,是个美女哦,到时你可以和她多交流交流。”程云梦知道成骏没有女朋友,所以经常性地找机会想帮他介绍一个。

        成骏有些羞赧地挠了挠脸颊,婉拒道:“还是算了吧,我本来就不太喜欢看电影。”

        路放插话了:“云梦,对不起啊,这周六我没空,能不能改到周日啊?”

        “啊?可是璐璐已经订好票了……你周六要干嘛去?”程云梦稍稍有些失望地问道。

        “小黑那边的事还没处理完,所以这周六抽不出时间。”路放自然不敢直说和冯月去约会的事情,所以只好把小黑拉出来当幌子。

        程云梦善解人意地点点头:“好吧,周日去也没事,我让璐璐把票退了重新再买就好了。”

        “嗯,不好意思。”路放真心地说道。

        这时,程跃龙说话了:“小放,你今天这么晚回来是不是去帮人打架了?”程跃龙对小黑这个外号也略有耳闻,一听到事情和小黑有关,一下子就猜到是什么情况了。

        路放支吾了几声,不敢开口。

        胡雪梅马上关心地问道:“真的去打架了?有没有受伤啊?”

        “梅姨,不用担心,也不是打架,就只是去帮个忙,我没事的。”路放说道。

        程跃龙如父亲般严肃地说:“我倒是不怕你受伤,就怕你手上没个轻重,要是把其他人打出个好歹可就麻烦了。那个叫小黑的总是在外面惹是生非,不是善茬,你以后尽量别和他交往了。我虽然是警署的副署长,你惹出点小事还能帮你兜着点,但如果事情闹得太大、造成不好的影响我也爱莫能助了。你也知道现在媒体的嗅觉可是很灵敏的,再加上你母亲的身份,如果你出了什么事被外界抓住小辫子,受影响的可不仅仅是你一个人。”

        “是,知道了。”路放乖乖地说道。

        坐在对面的程云梦看到他的样子不由得“噗嗤”一乐,接着替路放解围道:“爸爸,你别这么说。小黑最近加入了一家武馆,认认真真地开始练武了,早就不再学坏了。这次放哥哥只是去帮他所在的武馆解决点麻烦而已,不是你所谓的那种打架。”

        听了女儿的解释,程跃龙神色缓了下来:“这样啊……不过小放,武馆之间的事有武道协会负责管理协调,你也尽量少参与。”

        “嗯,好……”路放满嘴食物,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句。他并没有打算将孟垒和地鼎孟家的事情告诉程跃龙,不然他这个青岚程家的家主小叔就要去找孟家的家主说道说道了。

        胡雪梅拍了拍丈夫的手,抱怨道:“小放不是小孩子了,做事心里有分寸的。你也是,前段日子一直不着家,今天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吃饭的时候一家人就开开心心地吃,没来由地训孩子一通多影响吃饭的心情啊?有什么话吃完了再说不行吗?”

        程跃龙不置可否地咂咂嘴,继续吃饭。

        而胡雪梅的话,正好勾起了路放原本就想要问的问题:“小叔,你这几天一直没着家,到底在忙什么案子啊?”

        成骏也好奇地附和道:“对啊,程叔叔,新闻里也没提到过我们市里最近有发生什么大事啊。”

        程跃龙看了看他们,摆出一副无可奉告的表情,说道:“专心吃饭吧,这不是你们这些普通学生该管的事情。”

        虽然被程跃龙说了一通,但路放已经心里有底了。

        每个地级市及以上的警察机构里除了普通的警察之外,都会配有一支全部由元者组成的特殊警察部队,他们是直接受到该地警察机构第一副手的指挥和调度的。因此各个地级市及以上的警察机构的最高长官可以是普通人,但第一副手必须是元者。元者组成的特警部队,他们的工作就是处理由元者犯下的、或是针对元者的犯罪行为。这一类的犯罪往往牵扯到一些敏感的事件,所以没有特殊情况是绝对对外封锁消息的,媒体和普通人是根本无法捕捉到一丝风声。显然,程跃龙最近在忙的案子就是涉及上述所说的情况,而且非常的棘手,不然也不至于程跃龙这个副署长会这么多天都没有时间回家。

        “那爸爸你今天回来了,是不是说明案子已经解决了?”程云梦默契地接过路放和成骏的棒,问道。

        程跃龙不舍得对女儿横眉冷对,如实说道:“还没,只是稍微休整一下,接下来还得忙一阵子。”

        “哦,那爸爸你要多注意休息啊。”程云梦关心地嘱咐道。

        程跃龙心里一暖,微微笑着应了一声。

        虽然路放对这案子感到十分好奇,但想到是自己无法触及的元者的领域,也就只能在心里无奈地暗暗叹气了。

        --------

        星期六上午,路放一身便装站在久周市最大的商业购物中心——天虹广场的南门出口,眼睛注视着正前方巍峨的钟楼上表盘里的指针慢慢指向了上午九点四十五分。

        路放不耐烦地在原地踏了两步。昨天他已经让小黑转告冯月:今天上午九点半,在天虹广场南门碰头,要打扮得像个女孩子一点。现在已经超出约定时间十五分钟了,路放不免有些焦急,寻思那阴晴不定的母老虎会不会临时变卦放自己的鸽子。

        不过在路放余光扫到处,一个俏丽的身影出现在了那里。他赶忙转头看去,只见冯月穿着一身雪纺连衣裙,有些拘谨地微垂着头看着他,乌黑的头发顺从地贴着她的面颊垂到肩上。

        冯月的脸上没有了穿武道服时的霸气,取而代之的是小女人般的柔美。现在的她很难再用盛气凌人的霸王花来形容,更像是一朵褪去风霜之后傲然盛开的牡丹。

        路放看得微微有些发愣,原本肚子里仅存的一些怨气也一下子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冯月似乎意识到自己迟到了,略带歉疚地说道:“对、对不起,我为了挑今天出门该穿的衣服多花了点时间,所以来晚了。”语气温柔,声音如黄莺般啼啭。

        路放连忙用微笑掩饰刚刚那一刹那的愣神,说道:“没事、没事,我也是刚刚才到。”

        “嗯,那……我们现在去哪儿?”冯月第一次和男生约会,自然没什么经验,只得征求路放的意见。

        路放多少也有些尴尬,他从小到大都只和程云梦一起逛过街,今天要和一个自己并不算熟的漂亮女生约会,多少也有些拘谨。他指了指身后的广场大门,说道:“要不先进去逛逛吧?”

        见冯月没有反对,路放就率先迈开了步子向广场里走去。

        冯月连忙跟上,不过刻意地落后路放有半个身位。

        而这时,路放似乎瞟到了什么,微微一顿足,等冯月和自己的身位持平时,伸出右手一把搂住了冯月的腰。

        冯月被路放突然的轻浮行为吓了一跳,右手条件反射似地向路放的面部扇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