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陆风雷传在线阅读 - 第9章 青梅竹马

第9章 青梅竹马

        幸好程跃龙已经提前控制了元力弹向前冲的速度,致使元力弹爆炸产生的冲击力小了很多。但路放毕竟不是元者,体内没有能调动的元力来保护肉体抵抗来自外界的元力冲击,右拳因此瞬间皮开肉绽了。

        程跃龙几个轻纵来到了路放身边,先打开了灯,然后抓起他的右手,将掌间刚刚凝聚的绿色气泡状的元力覆盖在了路放的伤口上。

        在元力闪烁间,路放右手绽裂的皮肉慢慢愈合,不一会儿就恢复如初了。元者多多少少都会使用元力来进行治疗,而且程跃龙是有着木之青岚族血脉的元者,这一族的治疗能力本就强于其他几族。

        程跃龙又用仔细观察了一下路放的全身,确认没有其它外伤,于是松了一口气。他摇摇头,无奈地说道:“你这孩子,我和你说过多少遍了,普通人是不能接触元者释放的元力攻击的。还好只是些皮外伤。你再感受一下体内有没有什么地方不适的。”

        路放不好意思地活动了一下身子,说道:“没了,一切正常。虽然我不是元者,但我的体质也不比他们差吧?”

        “元者天生就和元力打交道,因为常年受到元力的滋养,身体的每一个细胞、组织和器官的强度都是普通人无法比拟的。你每天在做的体质训练,虽然可以让你拥有和元者相近的力量、速度、弹跳、耐力,但在身体强度上还是无法与元者相提并论。更何况元者体内的元力在遇到来自外界的攻击时可以自动运转起来给元者的身体形成保护。这些话我在最初指导你训练的时候就告诉过你,你怎么还是一点都没听进去呢?还好只是皮外伤,如果被一定量的元力侵入到你体内,在元力自行消散之前你的五脏六腑说不定就会受到重创,很可能丢掉性命……”程跃龙有些懊恼地说道。

        “小叔,我只是觉得既然我身上有元者的血脉,没准在和元者的元力接触时会刺激我的沉睡的元者血脉,让它觉醒过来。”路放握了握拳头,微微失落地说道,“看来,还是不行……”

        程跃龙摸了摸他的头,安慰道:“小放,小叔我是看着你长大的,我知道你对成为元者是多么渴望。但你是沉睡血脉的事实已经铸成,也是没法改变的。位于你小腹的元海与你体内的经络之间是完全阻塞封闭的,能成为元者的最晚在六岁之前就将元海和经络的连接打通了,而你现在已经十五岁了,就算靠其他元者的元力也无法帮你打通那些阻塞,更大的可能还是会让你丢了性命……人生的意义并不是你是不是元者来衡量的,作为普通人,你一样可以做很多事情。无论如何,都一定要向前看,总是拘泥在能不能血脉觉醒成为元者这件事情上,你永远无法活出自己。”

        路放点点头,说道:“小叔,你说的话我明白。其实我心里清楚,我成为元者的可能性几乎已经没有了,我只不过还是有那么一点不甘心。不过我会慢慢调整过来的,您放心吧。”

        程跃龙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鼓励道:“小放,以你现在的体格和身手,就算没有元力,也一样可以实现你的梦想成为一个英雄。元者血脉说到底,也只是一种天赋,真正左右成功的,还是你的信念和努力。你有肯为信念而不断努力的坚持,这才是最重要的。”

        路放满面红光,抬头看了看程跃龙,说道:“您说的对,谢谢您。”

        “好了,你梅姨已经做好晚饭等着我们了,快点走吧。”程跃龙拍了拍他的背,说道。

        路放摇摇头,说道:“您先去吧,我把今天的量练完了再去。”

        程跃龙一把拽起路放,像拎起一个小鸡仔似的向外走去:“听我的,偶尔休息一天对身体也是有好处的。别啰嗦了,不然你梅姨她又该唠叨个没完了。”

        路放随着程跃龙走进了别墅的客厅,发现成骏正悠哉游哉地坐在沙发上盯着投影看动漫。

        路放走过去一屁股坐到成骏身边,问道:“你小子怎么还没走啊?”

        成骏瞥了他一眼,然后又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投影上:“我本来是打算扔下你的书包就走的,可梅姨一定要我吃了晚饭再走,还给我妈打了电话。既然这样,我也只好就留下来啰。”

        “哦。”路放将身子往沙发背上一靠,也盯着墙上的画面看了起来。

        “哎,”成骏凑到路放的耳边,低声问道,“你那英雄救美还顺利吧?”

        “摆平了。”路放面无表情地回答道。

        成骏露出一抹暗藏着“你懂的”含义的微笑,说道:“那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是不是冯大美女对你万分感激想要以身相许,你就掉在温柔乡里出不来了?”

        路放佯装面露厌恶地将他往一旁推了推:“去、去、去,什么温柔不温柔的,整个一母老虎。我好心救了她,她还当着我的面训斥了小黑一顿,我看不下去就好好教训了她一下。”

        “啊?什么情况?”成骏惊讶地问道。

        路放将事情的经过大致说了一遍。

        “行啊你小子。”成骏重重地拍了拍他,说道,“还说是母老虎呢,这么快就把人给勾搭上了。约会!你可真行啊!”

        路放不以为然地说道:“你瞎想什么呢?谁说约会就一定是勾搭上了?我只不过是讨要点谢礼罢了,我又不是慈善家,做了好事不求回报的。再说这周六本来就和那个姓孟的大猩猩说好要再斗一场,把那冯月栓在身边也算做个样子给他看。”

        “要别的女人,你这么说我还信,可要是冯月,就……啧啧啧!”成骏啧声道。

        “她怎么了?很特别吗?”

        “她可是出了名的荤素不进,你知道有多少男的挤破头想要和她约会,但都被她无视了吗?这其中可不乏有钱有权人家的少爷。而且据说从来没有人看到过她和其他男人单独在一起过。冯大美女居然答应和你约会,你这回面子大了。不愧是路放,情圣啊!”成骏说着说着,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滚蛋。”路放拍掉了他的手,说道,“就只有那么一天,别多想。再说我已经有云梦了,不可能再对她有意思的。”

        “也是。”成骏佯装遗憾地说道,“可惜啊,你只是个血脉沉睡的普通人,要是元者的话就可以大小通吃了。”

        天华国的法律规定,普通公民只能实行一夫一妻制,但作为元者的话,就享有拥有多个配偶的特权了,这也是为了鼓励元者们合法地开枝散叶,增加元者的数量。毕竟随着元者血脉的渐渐稀薄,近千年来元者的增长数量已经大不如前了。不过,虽然有这种特权,但选择和一个伴侣从一而终的元者也并不少,比如路放的父亲路侠和小叔程跃龙。

        “你又在说风凉话了,你今天已经打击过我一次了。”路放扑上去,轻轻勒住了他的脖子。

        “好汉饶命。”成骏抓住他的手臂,嬉笑着求饶道。

        路放顺势松开了他,问道:“云梦呢?”

        “在厨房帮忙呢。”成骏对着厨房的门扬了扬下巴。

        “今天的事你告诉她了没有?”

        成骏给了他一个愧疚的眼神。

        路放瞪大眼睛指着他说道:“你个见色忘义的家伙……”

        成骏连忙辩解道:“我有什么办法?谁让我在帮你送书包的时候正好碰到了她呢?她非要拉我进来坐一坐,还问我你到底干嘛去了。你知道我这人对美女没什么抵抗力的,虽然我谨遵‘朋友妻不可欺’的原则,但云梦对我嫣然一笑,我也只能举手投降了。”

        “那她什么反应?”路放有些心虚地问道。

        “没什么反应。不过女人心、深似海,你今晚还是自求多福吧。”成骏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算了,本来就只是帮朋友一个忙而已,她应该不会太上纲上线。只要周六的事不要让她知道就好了。你,不许再多嘴!”路放不客气地指着成骏警告道。

        成骏摊开双手,说道:“好吧,我勉为其难答应你。但如果你周六和冯大美女约会正好被认识的人看到了,肯定会成为头条新闻被大肆传播的,到那时候云梦想不知道都难。你确定不改一下主意?”

        “既然我要插手那两个武馆的事情,那就帮人帮到底,而且我实在看不惯那个姓孟的大猩猩的做派,一定要给他一点教训才行。不以冯月男友的身份我插手此事总归于理不合。那个姓孟的周六肯定会派收手下监视我和冯月的,演戏演全套,和冯月的约会还是得去。事后我再和云梦解释吧,她应该可以理解的。”

        “随你的便,不过到时别指望我帮你说话。”成骏很不够意思地选择高高挂起了。

        正当路放想要骂他一句“不顾兄弟情义”的时候,一个如潺潺溪流淌过空灵山谷的美妙嗓音在他们身后响起了:“开饭啦!啊,放哥哥,原来你已经回来啦?”

        这个声音路放虽然已经听了好多年了,但此时心脏还是控制不住地“咚咚”一阵狂跳。他连忙站起转身,看向那个声音的主人。

        如盛开在高寒雪山上冰白纯洁的雪莲,如坐落在翠绿怀抱间清澈纯净的山泉,如飘荡在清寒天空中绚烂袅娜的极光,如绽放在璀璨夜空中五彩斑斓的焰火,如……世间的一切美好仿佛都能在这张倾世的容颜上看到,让人不禁赞叹这是不是造物主最为完美的作品。

        这张容颜的主人叫程云梦,是程跃龙的女儿,也是和路放从小定下了娃娃亲,他青梅竹马的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