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陆风雷传在线阅读 - 第3章 看到美女不淡定

第3章 看到美女不淡定

        这节课是数学课,不过对于路放来说和其它的课并没有什么差别,都是用来打盹睡觉的四十五分钟。不过也许是心里惦记着答应江瀚的事情,路放破天荒地没有睡觉,而是托着腮帮子坐在座位上,时不时瞟一眼在黑板前唾沫飞溅的数学老师。

        谢了顶的数学老师感觉到了他的目光,眼中闪现惊奇,接着又满是欣慰,于是不时向他投去热忱的目光。路放被那目光看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白了白眼,不屑地将视线转向了其它地方。

        这时,坐在他后面的男生戳了戳他的背。路放转过去用目光问询了一下,发现那名男生向着自己的右前方扬了扬下巴。路放会意地转了回去,将视线投向了右前方。

        只见成骏将书立起来挡住了老师的视线,侧转着头看向路放。

        “干嘛?”路放用唇语问道。

        “你小弟找你干嘛?”成骏的嘴唇动得飞快,一般人根本看不懂他在说什么,不过作为死党的路放,这一点默契还是有的。

        路放将事情简单地用唇语表达了一下。

        “你去不去?”成骏问道。

        “答应了别人当然要去了。”路放没有一丝犹豫。

        “你这么自信一个人能搞定?”

        “久周市最大的武馆馆主我都不怵,区区一个副馆主,小意思。”

        “如果让她知道了你去英雄救美,你晚上会不会死得很惨?”成骏边坏笑着边表达道。

        路放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我就是帮朋友一个忙,又不是冲着美女去的。她那边你别去瞎说。”

        “了解了解。”成骏点点头。

        路放稍稍思索了一下,用唇语问道:“那个冯月你见过吗?”

        成骏点了一下头。

        “真有小黑说的那么漂亮?”

        成骏头点得非常坚定。

        路放挑了挑眉毛。

        “你可别有想法啊,你要记住你是有‘家室’的人。如果你劈腿了,就算她不能拿你怎么样,她爸那边你可吃不了兜着走。”成骏嬉皮笑脸地表达道。

        路放佯怒地表达道:“你这小子哪那么多废话?”

        “我是为了你好……”

        成骏这句话还没表达完,只听“咳咳”两声,然后成骏的名字就从那个“地中海”数学老师的口中被叫了出来。看来两个人的隔空交流还是被发现了。

        成骏连忙回过头,放下挡在面前的书本,淡定地站了起来。

        “地中海”又清了清嗓子,用教鞭指了指黑板上的题目,说道:“成骏同学,请你回答一下这道题。”

        成骏从容地扫视了一下题目,嘴角露出了一抹自信的笑容,然后将答题的步骤和结果井井有条、字正腔圆地说了出来。

        “地中海”几乎挑不出一点毛病,只得尴尬地说道:“咳,回答得非常好,请坐吧。上课时间别扭头朝后看,黑板在前面。”

        “是。”成骏恭敬地回道,然后稳稳地坐下了。坐下之后,还不忘朝路放的位子竖了一个大拇指。

        靠!不愧是优等生,要是我早就被狂批一顿了。路放暗想道。

        终于熬到了放学,路放将书包托成骏带回去,一个人快步走出了校门。

        校门口,小黑江瀚骑着一辆电动车已经等在了那里。

        “老大。”江瀚出声叫住了他。

        “你们老大冯月呢?”

        “她下午请假没来上课,估计在武馆里做准备吧。”

        路放也不多话,跨步坐上电动车的后座。江瀚一拧把手,电动车向远处飞驰而去。

        说起武道和武馆的起源,还得追溯到四千多年前的天历元年。

        “黎明之战”结束后,虽然暗之邪月族的族长天邪和七大鬼王都被封印,邪月族人也几乎死伤殆尽,但还是有小部分幸存者得以脱逃流窜到天陆各个角落,伺机找到解除封印的方法东山再起。

        但此时的元者六族皆元气大伤,除了一部分继续追查邪月族幸存者的下落外,其余元者中的大多数人选择离开原来的族群所在地融入人类社会,与人类通婚,繁衍后代。为了今后能更好地应对类似邪月族的事件再次重演,元者们将他们的修行方式根据人类的体质,创立了一套适合人类修炼的武道,并将它传授给了人类。人类通过修炼武道,大大提高了个体战斗能力,有些天赋异禀的武道大家的实力甚至不亚于一些实力较弱、不善战斗的元者。

        就这样武道在人类历史上代代流传,四千多年来在众多武者的不断完善和创新之下,衍生出数百种不同的流派。而在这过程中,元者们也在各种武道流派的影响下,将元力与武道招式融合,改良创新了众多元力技,元者们的战斗方式和水平也与日俱增。

        不过随着人类科技的发展,热武器、定向能武器和动能武器陆续出现和普及,普通人依靠这些武器就能拥有媲美元者的战斗力,因此武道也开始没落,逐渐成为强身健体的一种锻炼方式。

        但是最近几个世纪以来,武道又开始慢慢复兴了。究其原因,是因为随着元者和人类四千多年的不断通婚,元者数量虽然呈指数型的增长,但血脉纯净度已大不如前。以往传承有元者血脉的人,从出生那一刻就能感应到外界的元并被动地将元吸收入体转化为元力。但渐渐的,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在后天血脉才得以觉醒的元者,而且觉醒的年岁也越来越大。大约一千年前,终于出现了第一位身怀元者血脉却至死都未觉醒的人。之后这样的血脉沉睡者越来越多,无一不是在六岁前未能实现血脉觉醒的。

        身怀元者血脉却无法成为元者,眼看着其他同龄人实现血脉觉醒成为高人一等的元者,遭受这样的心理落差和家人有意无意间的歧视,使得这些血脉沉睡者不断寻求改变的方法。但数百年的各种尝试都以失败告终,科研专家也没有找到解决的方法。于是许多血脉沉睡者开始醉心于武道,希望通过修炼武道来增强自身实力,以重新获得家族和其他元者们的认可。

        事实证明,血脉沉睡者虽然不能使用元力,但在武道上有着异于常人的天赋,同龄的元者在不使用元力技的情况下与他们交手多半会处于下风,这也使得越来越多的血脉沉睡者开始沉浸于武道。后来,随着血脉沉睡者越来越多,各个元者家族对他们的歧视已经彻底消失了(毕竟谁都不敢保证自己的后代儿孙不会是血脉沉睡者),不过他们中很多人还是选择了修炼武道一途。

        随着大批血脉沉睡者修炼武道,武道之风又在天陆上盛行起来,更多的普通人也加入进来,各类武馆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直至现在仍未见衰颓之势。

        武馆多了,相互之间的切磋交流自然是免不了的。前期因为缺乏管理约束,武馆间的切磋演变为大规模的武斗并波及普通人的情况频发。因此在天陆各国政府和元者们的协调下,武道宗师和大家们组建成立了武道协会,并以协会的名义举办各级武道大会、比赛,供各个武馆之间切磋交流。

        这之后,武馆之间私下的切磋少了很多,有私人恩怨的大多会选择在赛会上一较高下。而踢馆的情况更是少之又少,毕竟除非是两家武馆之间的矛盾已经到了不可调解的地步,不然绝不会采取这么偏激的方式。更何况有武道协会的存在,踢馆一方必须提前向协会报备。在踢馆时必须有协会的代表到场主持,控制场面。

        路放和江瀚骑着电动车行驶了约十分钟后达到了目的地。

        风云武馆坐落在一处旧城区的小路旁,周围没有成规模的住宅小区,没有商业街,零星有住在附近的居民经过,显得冷清寂寥。武馆的外立面爬满了岁月的痕迹,白色的墙面已发黄开裂。武馆黑底金字的招牌略显陈旧,黑底有些泛灰,金漆剥落得厉害,不过表面倒是一尘不染,显然每天都有人在仔细擦拭。

        江瀚找个地方停好车,让路放在门口稍等,自己先走了进去。

        过了五分钟,江瀚出来了,已经换上了一身橙色的武道服,臂弯里还夹着一套。他走到路放面前将武道服递给他,说道:“老大,你快换上吧。堡垒武馆的人还没有来,我们待会儿进去找个不起眼的角落待着等他们来。”

        路放非常迅速地换好了衣服,然后跟着江瀚走进武馆。

        江瀚一路领着路放到了擂台区,途中零星遇到几个穿着同样道服的人,不过他们无一不神色凝重,完全没有注意到江瀚身后跟着一个陌生的面孔。风云武馆的武师们几乎都在擂台周围等候着,一个个眉头紧锁、面无表情。江瀚和路放一语不发地走到一处角落里站定。

        路放环视了一圈,没有发现女性的身影,于是问道:“冯月好像不在这里。”

        江瀚点点头,道:“嗯,我们老大应该在专属的修行室闭目养神吧。她每次在重要的对决之前都会这样。”

        路放点点头。因为他认识的很多武师都会有这样的习惯。他也不再说话,静静地等待着。

        又等了一刻钟左右,门口方向传来一阵骚动声,接着擂台区里的人都听到了一阵整齐划一的脚步声渐渐靠近。然后只见木门被大力地破开,数十个身着土黄色武道服的人陆陆续续闯了进来,个个神情嚣张。

        站在最前头的一人,看起来二十岁上下,身高约有一米八,剃着圆寸头,健硕的身躯几欲将武道服撑破了,半开的胸口袒露出结实的胸大肌。看这架势,应该就是堡垒武馆的馆主。他轻蔑地扫视了一眼站在擂台周围的风云武馆的武师们,不懈地冷笑了一声,嚷嚷道:“冯月那臭娘们怎么不在?人呢?不会是知道打不过我吓得跑了吧?”

        他身后的人全都哄笑了起来。

        风云武馆的武师们全都面露愠色,捏紧了拳头。

        堡垒武馆馆主随手点了两个手下,说道:“行吧,既然她怕了,那也不用打了。你们俩现在出去,把门口那块牌子拆了吧。”

        “谁说我怕了?”正当那两人转身要出去时,一个清亮的声音传了进来,在场馆上空回荡,“孟垒,你这龟蛋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

        话音未落,擂台区另一边的门打开了,一个高挑的倩影英姿飒爽地走了进来。如火般红色的武道服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路放的视线也不由地被那张倾倒众生的脸所吸引:弧线完美的瓜子脸,英挺的剑眉斜飞入鬓,如黑珍珠般的双目水亮有神,微挺的琼鼻下面是一张如血润亮的嘴。一切组合在一起是那么的完美,好似名家笔下的绝代佳人,少了一丝柔美,多了一份飒爽。路放感觉自己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了一些,面庞和耳垂有一些微微的发烫。

        冯月健步如飞,轻身一跃跳上擂台,居高临下地看着孟垒一帮人。

        “咕嘟——”

        这时,一声夸张的咽口水的声音,从孟垒的喉咙里冒了出来。